2015年8月27日 星期四

當南京路變成全國最大農特產品集散地


南京大排是臺東市發展的難解議題,過去會社的社論曾討論過這議題。今年7月,縣府以遠超越平日行政效率的速度,將水溝填掉,看似讓問題得到解決,創造出一大德政。然而現在卻傳出,填平的綠地要在近日交給臺東農田水利會,建造農特產轉售專用區。

南京大排議題的複雜度,不僅在於其本身維護的問題,而且其位於舊市區與南京路商圈、鯉魚山之間。過去大排視為發展的障礙,甚至被比喻為「毒瘤」。然而現在的規劃,卻構成一個比「毒瘤」更值得檢討的狀況,這使得我們必須再次出手,探討新的規劃在南京路造成的問題(註)

1.拿5公斤的黃金,換2公斤的砂石


要了解新規劃的問題,還是得從規劃本身開始談起。南京路段的大排鄰近南京路,長度600公尺,寬度為7公尺。現行方案中,靠近大排側的南京路5公尺寬的路面送給水利會,以交換大排另一側2公尺寬,原大排旁住家使用的通行道路,其拓寬路面的用地。換言之,水利會原來手上有7×600平方公尺的南京大排,現在則擴大為10×600平方公尺的土地,鄰近的南京路與市民廣場則平白退縮5公尺的寬度。


過去我們曾在社論提過,水利會獅子大開口,但可行的解決方式包含以地易地和共同開發。就以地易地而言,以南京大排的土地而言,這個狹長而零碎的空間該是根據實報地價評估,拿適當的市郊公有地來換,但這次縣府卻拿南京文教圈的大動脈,來換一段可有可無的通行道路,猶如拿黃金去換砂石。





南京文教圈是臺東唯一具規模的文化場域。從南京路旁的文化中心,臺東誠品到鐵花村,這個地帶提供一種優閒的文化環境,而其仰賴的便是南京路作為文教圈的中樞。文化事業向來需要優美的景和讓人駐留的閒暇才能發展,正因為南京路的寬敞,但保留了相當的綠地,讓人可以在這裡悠閒自由的活動,原來地處鐵路邊陲的臺東誠品以及鐵花村,才得以成為文化產業的亮點,這可以由南京路至新生路上的中高價位餐廳一間一間開,路旁背包客川流不息,而得到佐證。

現在,這樣的黃金路段被閹割掉,換來的通行道路剛好作為農特產專區的貨車道,到時的髒亂、惡臭和攤販車輛隨意霸占路面幾乎歷歷在目,無怪乎南京大排旁的居民知道消息議論紛紛。這樣的賠本生意不僅把大家的生活環境和文化前景都賠掉了,還賠的毫無道理,莫名其妙。


2.當腳下的盲腸,換成地上的惡性腫瘤

莫名其妙的事情不僅是黃金路段無端遭殃,還有農產專區的規劃。本來,臺東市的農特產品市集就已經過度飽和了。除了現有的中央市場與正氣路水果街,還有馬蘭市場,早上鯉魚山上的市場,以及漢陽北路的菜市場。這麼多的農特產市集,一個長住人口7萬人的城市不僅是消化不完,還要仰賴觀光客的消費才能維持榮景。然而,現在的農產專區卻給予遮蔽率80%,容積率160%的規劃條件,準備建造兩層樓的建築。於是,一個只有10公尺寬不到,可能比很多人自家院子還要窄的地方,要蓋起規模是正氣路水果街6倍的大型市集,簡直是異想天開。



臺東市正氣路上的水果街,一眼望去都是攤販。未來的南京路農產特區將是這個的6倍長。

以這狹長地段來說,農產水果商要經營上要克服重重困難。前面的南京路有人行道設施,車輛不易進出,只能從後面的小路進來補貨,然而一樓僅能做店面,貨必須旁邊或二樓堆放,然而辛苦了半天,白天太陽大,行人稀稀落落,晚上走過的則是背包客或等待到對面高檔餐廳的客人,連看都不看一眼,生意實在難以經營,於是很快就一間一間關門......。

不過政府部門最愛抱怨民間只會批評,於是我們以最樂觀的方式來看農特產區。假設600公尺長的農特區店面全部售出,每天高朋滿座,生意熱熱鬧鬧。於是南京路變成為全國最大的農特產區,從鐵花村到東大附小,到處都充斥著賣菜和水果的攤販叫賣聲,在博愛路的巷道不時還要擔心被亂闖趕貨的車子撞到,每天垃圾則堆滿了貨箱和爛掉的蔬果,既使星期日全家逛街的日子,還在搞農產特賣,更吵更髒亂還到處散播著蔬果腐敗的臭味。然後這一切亂象,就在觀光客最愛來,縣府弄一堆資源建造的新生博愛文化商圈旁邊發生。

過去南京大排最讓人詬病之處,就是其放置不管的髒亂和惡臭,甚至因此被講成是市區發展的毒瘤。但這畢竟是在腳底下的東西,比較不明顯。現在換一個聳立在地表,無助於文教區發展,髒亂和惡臭卻有過之而不及的農產專區。這種小盲腸換大腫瘤,還放任其長在自己腳上不斷蔓延的無能之事,恐怕放眼全臺灣,也只有臺東縣會發生。

3.比BOT還糟糕的開發案


當然,這顆腫瘤會長出來,最大的原因在於政治人物為了利益向水利會屈服。作為一個龐大的組織,而且經常是選舉利益交換的團體,水利會向來不是政治人物願意得罪的對象。然而把黃金地段的公家土地,不用什麼代價就交給一個缺乏經營管理能力,而且做事風格和形象皆不佳的團體,恐怕比縣政府之前搞出來的無數BOT案還要糟糕。


BOT案亂搞,土地起碼還是公有,總有收回的一天。但現在農產特區落到私人手上,而且完全沒有任何開發但書。到時,無論農特產品的發展演變成大型蚊子館,還是全國最大的農產品集散地,到時演變成市政問題時,這些土地卻因落入私人手上且產權分散,根本難以收回進行管理。於是像水利會這樣視公共責任為無物的團體,只要隨便給個理由就能繼續不作為,而政治人物們則礙於選票,連一句話都不會說。到時就像一堆陳年開發一樣,成為臺東市民永遠的痛。過了幾十年,那個舒服的南京路文教商圈,只怕又只能成為一去不回的過往記憶了。


近兩年來,臺東縣政府幾乎將市區內所有縣府土地以廉價的BOT方式賣掉地上權。
圖為南京路商圈最大的BOT案,臺東洞洞館遭拆除後預備建造大飯店的現場。

臺東號稱農業大縣,與其給個不事農業生產的水利會開農業專區撈錢,不如依照實際上的狀況,給與在地小農,以及具有企業家精神的有機農夫們低廉的空間擺攤,讓這個陷入瓶頸的空間透過小農和藝文活化,成為「臺東的百老匯」。要不然,既為了發展觀光到處亂拆墳地管制擺攤,卻又把市中心退化回40年前的擺攤思維,只是顯示主政者的精神錯亂。

過去20年,南京路做過的變更不下五次,浪費了兩億的稅金在此,「你見過的南京路長什麼樣子?」已成為臺東人自我調侃的話。如果搞了老半天,當初最有發展潛力的南京路,未來居然是一個消滅不了的「全縣最大蚊子館」或「全國最大的農產集散地」,也將是臺東人的最大悲哀了。

註:由於縣政府不提供電子檔案,本文不附加相關文件內容。如對實際變更案的資訊有興趣,請查詢「變更台東市都市計畫(部分綠地為農特產展售專用區、道路用地,部分園林道路用地、停車場用地為農特產展售專用區)」一案的相關資料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